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
    
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dfn id="fnbnz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<track id="fnbnz"><form id="fnbnz"></form></track>

      <sub id="fnbnz"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nbnz"><progress id="fnbnz"><thead id="fnbnz"></thead></progress></address><th id="fnbnz"></th>

        “习书记在生活上跟基层干部没啥区别?#34180;?#20064;近平在正定

        12 2018-03

        08:00

        分享
        来源:《学习时报》作者:邱然 陈思 黄珊

          采访对象:崔时欣,1943年生。1974年到正定县委办公室资料组工作。1996年提前退休。

          采 访 组:本报记者 邱然 陈思 黄珊

          采访日期:2017年4月17日

          采访地点:正定县崔时欣家中

          采访组:崔时欣同志,您好!习近平同志1982年刚来正定县的时候,您是最早见到他的工作人员之一,请您讲一讲当时的情景。

          崔时欣:习书记是1982年春天到的正定县。当时,我们新建的县委办公楼正在施工,还没盖好,县委还在一排老旧的平房办公。那排平房一共7间,第一间是值班室,后面6间是办公室,供县领导办公用。

          那天,我正好在县委办公室值班,习书记坐的车开进院里来,我是第一个见到他的。车一停,一位省委办公厅的同志和习书记就下车了。我一看,习书记穿着挺旧的一件衣服,但人很年轻,很精神。

          省委的同志问我:“书记在吗?”

          我说:“在呢,你们先进屋坐一会儿,我去叫冯书记。”

          冯国强书记在那排平房的最西头办公,我就把他叫出来了。

          冯书记跟他们见了面,谈了一会儿话,随后就?#19994;?#25105;,跟我?#25165;?#35828;:“习近平同志到咱们县来当县委副书记,你给腾出一间房子来让他办公吧!”

          我就在那一排平房当中找了一间闲置的屋子,帮他收拾。那个房间里有一张床,一个黄色的?#23616;?#21150;公桌。因为这间办公?#39029;?#26399;没人用,里边?#38469;淺就痢?#25105;把习书记的行李从车?#20064;?#19979;来,屋里收拾干净,东西都放好。这个过程?#26657;?#20064;书记也一直没闲着,和我们一起干。收拾好了,屋里利落多了:一张床,一个桌子,一个书橱,还有?#25745;琛?#26262;壶啥的。随后,我?#25351;?#20182;找来两把椅子。这样,如果办公的时候有人来访,三两个人也能坐得下了。

          采访组:您和县委的同志当时知道他?#30422;资?#20064;仲勋同志吗?

          崔时欣:一开始并不知道。后来工作了一段时间,我们县委的同志有了一些传言,说习书记是中央一个大官的儿子,来正定之前是在国务院办公厅、中央军委办公厅工作。当时我就有点搞不清楚:中央领导里面,姓习的我只知道习仲勋同志,当时是中央书记处书记,副国级的大干部。

          时间长了,跟习书记熟了,我上看下看左?#20174;?#30475;,怎么看他都不像个高干子弟。他跟我们普通工作人员关系都特别融洽,我们大多都抽烟,他抽烟不多,但平时看文件或者谈事情的时候也抽。有的时候,一起开会或者谈事情,他拿出烟来,经常分给大?#39029;欏?#26377;时候他自己没烟了,也管我们要:“老崔,来根烟!”

          我们那时候都抽特别便宜的烟,一开始?#20849;?#22909;意思给他。我说:?#25300;?#36825;烟‘不呛’,你抽得惯吗?”那时候烟厂的工艺落后,人们抽烟也不讲究,认为烟“有劲儿”,味道足,呛嗓子的抽起来过瘾,?#36864;?#26159;好烟。便宜的烟就“不呛?#34180;?#20064;书记从来不挑,他说:?#25300;?#24179;时也是抽这个,‘不呛’我也抽。”

          我就想,高干子弟能抽这烟吗?#20811;?#20204;怎么也得抽“?#35874;?#21543;?习书记跟我们抽这种几分钱一包的烟,他能是高干子弟吗?#35838;衣?#24930;觉得,他应该不是什么大官的儿子,在生活上跟我们?#20064;?#22995;,跟我们基层干部,没啥区别。

          我们县委有一台黑白电视机。有一次,我们工作之余在办公室看电视,正好新闻上有中央一个会议的报道,习仲勋同志出现在画面上了。

          我们的副县长就问习书记:“老爷子身体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习书记笑而不答。

          ?#21592;?#30340;赵建军同?#23616;?#25509;问:“习书记,人们都?#30340;?#26159;习老的儿子,你到?#36164;?#19981;是?”

          习书记笑笑说:“这个事,我不否认。”

          这一下,大家就都知道了,原来习书记就是习仲勋同志的儿子。但从那?#38498;螅?#25105;们县委的普通工作人员非但没有因此和他疏远,反而关系更亲近了,而且亲近当?#35874;?#26356;佩服他了:你看,?#24605;?#19968;个副国级领导人的孩子,从中央国家机关下到我们小县城,工作那么兢兢业业,和我们普通人的关系这?#26149;茫?#29983;活这么简朴,真不愧是老革命的后代。

          采访组:习近平同志艰苦朴素的作风当年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?请您从衣、食、住、行几个方面谈一谈。

          崔时欣:?#20154;邓邓?#31359;的衣服吧。习书记在正定期间,平时穿的最多的就是一件绿色的旧军装。他稍微“像样”一点的衣服,就是一件灰色的西装,也挺旧了,平时很少穿。有时候他回北京探亲,也会换件衣服。他平时很少戴帽子,冬天冷或春秋刮大风的时候,戴一顶很平常的军便帽。至于裤子和鞋,也?#38469;?#26222;通得不能再普通了。可以说,习书记穿的戴的,没有一件是“高级货”,他什么时候?#38469;?#21644;我们?#20064;?#22995;一样的穿着打扮。

          采访组:习近平同志平时吃饭都吃些什么?都在县委?#31243;貿月穡渴程?#30340;伙食怎么样?

          崔时欣:我们县委和政府分开办公?#38498;螅程?#20063;分成了两个,但相距不过100米,不仅浪?#35757;?#26041;,人工、燃料、食材都造成不小的浪费。所以没过多长时间,县委和县政府协商了一下,还是把?#31243;?#21512;并在一起了。

          习书记基本上一日三餐都靠这个?#31243;?#26469;解决,所以他每顿饭必须要在?#31243;?#24320;伙的时候来吃,否则就只能饿肚子了。他刚来的时候,为了熟悉情况,每天骑自行?#24403;?#27874;于各个乡镇,有时候下乡回来晚了,到?#31243;?#21435;,赶上饭点了,就能吃口热乎饭,错过饭点了,饿肚子也是常有的事。有一次,我正好也?#34892;?#20107;?#29486;?#20102;,来?#31243;?#20063;比较晚,所?#19968;褂形?#20046;的馒头和菜。?#20219;?#24555;吃完的时候,习书记才刚从乡下赶回来,那个时候,?#31243;没?#21097;一点菜,馒头也彻底凉了,也没有汤了。

          我说:“习书记,你咋才回来?都没啥吃的了。”

          他说:“是啊,回来晚了。”

          习书记打了一个菜和两个馒头,?#38469;?#20937;的,就坐在那儿吃了起来。

          我说:“习书记,我给你弄点热乎汤吧。”

          结果我一看,汤也没有了。习书记说:“没事,这有热水,我自己做个汤。”然后,他倒了一大碗热水,往里面放了一点点?#20174;停?#23601;做成了一碗“汤?#34180;?/p>

          我说:“习书记,你可真能将?#20572; ?/p>

          习书记经常下乡,所以他总是吃不上热乎饭,有时候还要饿肚子。一次两次的还没啥,时间长了他就得了胃病,还住了院。后来县委觉得这样下去不?#26657;?#23601;给他弄了个煤油炉,还有一口小锅,吃不上饭的时候,张银耀就可以给他煮个挂面,卧个鸡蛋,有时候他自己也煮挂面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我跟他闲聊说:“习书记,你怎么成天光吃挂面呀?你?#25165;?#28857;别的?#26376;錚 ?/p>

          他毫不在意地说:“咳,没事儿!随便吃点儿,不饿就得了。”他这话带着浓重的北京口音,我听着觉得特别好玩,印象很深,?#20004;?#22909;像还在耳边。

          有一年,县委和县政府联合搞了一个“小灶”,其实就是腾出一间空房,摆上桌子椅子,让领导们在屋里吃饭,让服务员把?#20849;?#32473;他们端过来。习书记去了一次,吃了一顿,后来就再也没去,?#38498;?#36824;都在?#31243;?#21507;,拿饭票和大家一起排队。别人问他,为什么不去“小灶”吃了,他也没说啥“不搞特殊化”之类的道理,只是淡淡地说:“咱们?#38469;?#19968;起工作的同志,我为什么非要到那儿去吃。”

          有时候他下乡调?#26657;?#20013;午赶不回来,就在乡镇吃饭,去近的乡镇?#38469;?#39569;自行车,去比?#26174;?#30340;会坐县里的吉普车。有一次,司机跟我说了这样一件事。

          他开?#36947;?#30528;习书记去一个比?#26174;?#30340;乡镇调?#26657;?#20013;午在那里吃饭,桌子摆好?#38498;螅?#20065;领导给上了好几个“硬菜”,很丰盛地摆了一桌子。习书记?#36864;擔骸?#24590;么搞这个?不要搞这个,?#39029;远?#20415;饭就行了。”乡干部说:“习书记,给你都?#24613;负?#20102;,你?#32479;园傘!?#20064;书记说:“不?#26657;?#19981;能搞这个,我?#32479;約页?#20415;饭。”

          有了习书记的以身作则,“下乡吃饭要节俭”,在正定县领导班子里慢慢就形成了共识和习惯。?#38498;?#21439;领导到乡镇视察、调?#26657;?#37117;和习书记一样,在乡镇?#31243;貿员?#39277;,或者到?#20064;儺占?#37324;吃派饭,一律交钱、交粮票。和群众吃一样的饭,不搞特殊化,该给钱就给钱。

          习书记来正定工作后,他北京的朋友经常过来看他。他们来了,习书记很少到招待所请他们吃饭,即使有也?#38469;?#33258;己掏钱。大多数时候,他?#38469;?#20080;几个罐头和菜在他办公室招待这些朋友。如果赶上周末,还会和朋友喝两杯酒。那时候的菜也便宜,十来块钱能买四五个菜,虽然没有多高级,但也挺可口,还挺不错。也有的时候,他朋友来了,他就上?#31243;?#25171;两个菜,但肯定也会自掏腰包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习书记北京的朋友来看他,他就让服务员去一?#19968;?#27665;饭店买牛蹄筋。过了一会儿,服务员买回来了牛蹄筋,是切的大块,用塑料袋装的。习书记跟服务员说:?#28595;?#19979;次再去这家饭店,给他们提点儿建议,这牛蹄筋吃着挺好,但是切成大块,顾?#32479;?#30528;不方便,要是切得薄一点,顾?#32479;?#30528;就会方便一些。还?#26657;?#29275;蹄筋可以炒,可以烩,做的花样多一点,价钱也能卖上去。”后来,这?#19968;?#27665;饭店的牛蹄筋果?#25381;?#20102;更多做法,现在还能吃到他们炒的和烩的牛蹄筋,味道很好。

          习书记回北京探亲,带的东西通常有两样,一样是我们正定的缸炉烧饼,还有一样是?#22868;Γ?#20182;家里人都很爱吃,习老?#37096;?#36190;说真好吃。习书记也给卖这两样东西的饭店提建议:?#28595;?#20204;做得这?#26149;?#21507;的东西,为什么不去北京开店?”他们后来去没去,我不太清楚,但习书记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中总是这样,心里总是想着?#20064;?#22995;,想着让他们的生意做得更好,开拓更大的市场,挣更多的钱。

        北京pk10走势图

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
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dfn id="fnbnz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track id="fnbnz"><form id="fnbnz"></form></track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nbnz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bnz"><progress id="fnbnz"><thead id="fnbnz"></thead></progress></address><th id="fnbnz"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    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dfn id="fnbnz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fnbnz"><form id="fnbnz"></form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nbnz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bnz"><progress id="fnbnz"><thead id="fnbnz"></thead></progress></address><th id="fnbnz"></th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