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
    
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dfn id="fnbnz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<track id="fnbnz"><form id="fnbnz"></form></track>

      <sub id="fnbnz"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nbnz"><progress id="fnbnz"><thead id="fnbnz"></thead></progress></address><th id="fnbnz"></th>

        “习书记帮了我们春光电器厂的大忙”──习近平在正定

        19 2018-03

        07:55

        分享
        来源:《学习时报》作者:邱然 陈思 黄珊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  采访对象:张新立(左),1957年3?#24459;?983年开办春光电器设备厂。1985年转成国家干部,历任正定县科协干部,电子元件分厂厂长、总厂副厂长等职。陆树棠(右),1948年生。1983年到春光电器设备厂工作。

            采 访 组:本报记者 邱然 陈思 黄珊 

            采访日期:2017年4月15日

              采访地点:正定县张新立家中 

          采访组:张新立同志,您好!请您谈谈当年在正定筹办春光电器设备厂的起因。 

          张新立:上世纪70年代末,我在正定县广播站工作。那时我是个科技爱好者,平时?#19981;?#38075;研一些无线电?#38469;酰?#25630;一些?#38469;?#38761;新和改造。习书记在正定时,经济环境、政策环境?#21152;?#24456;大改善,人们思想更活跃了,县里也更支持乡镇企业?#22270;?#20307;经济了。我因为在广播站一直转不成正式职工,干得也不是很顺心,后来就干脆出来,于1983年开办了春光电器厂。这个厂生产一些电器元件,同时也由我主导研制一种新型舞台灯光设备。这套设备在当时国内舞台灯光领域属于比较领先的产品,可以根据舞台音乐的变化自动识别音调,给舞台投放各种灯光色彩,渲染舞台氛围的效果很好。

          1984年,我把这种设备研制成功了,在省科委立了项。那个时候,习书记主政下的正定县,非常重视人才,重视科技成果,重视新产品研发,他本人对这个领域发生的事情特别敏?#23567;?#26377;位同志就把我们厂的事汇报给习书记,他马上就到我们厂来视察,并且?#20808;?#30495;真看了我们这套设备的演示效果。看过之后,他非常高兴,主动问我们厂有什么困难,还需要什么支持。从那?#25105;院螅?#20064;书记多次来我们厂视察,帮助我们解决问题。

          习书记这几次来,给我的印象是他很低调,很接地气。我们看他穿的衣服,看他?#19981;?#26102;亲?#20852;?#21644;的态度,觉得他就和我们?#20064;?#22995;一样。如果?#25381;?#20154;告诉我们他是北京来的,而?#20197;?#22823;机关里工作过,谁也不会想到这些。

          后来,真正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,还真是多亏了习书记亲?#28304;?#21271;京帮我们找人,为产品打开了销路。

          采访组:习近平同志当年是如何帮你们打开销路的? 

          张新立:习书记帮我给北京的文?#21344;一?#21160;?#34892;?#19968;位同志打了电话,并且跟他打好了招呼,让他接待我。之后,他就?#25165;?#25105;去北京。临行前,习书记嘱咐我说:“新立,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,你这次去北京找的那个人,他跟文?#25112;?#30340;联系非常多。关键是,他和一些单位的舞台灯光设计人员很熟悉。通过他,可?#22253;?#20320;们厂的产品推出去。”

          我到北京?#38498;螅?#24456;顺利地联系上了那位同志。他在文?#21344;一?#21160;?#34892;?#32452;织了一个“彩色灯光声控器研讨会”。当时,他把很多单位的灯光舞美师?#35760;?#21435;了,我就在这个研讨会上给这些单位演示我们的产品,效果非常好。而且,那一年有一个很好的契机,建国35周年大庆就要到了,我们这个灯光设备对增强演出效果有非常积极的作用。后来,参加研讨会的单位,很多?#32423;?#20102;我们这个产品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在建国35周年大庆的很多舞台?#24076;?#25105;们的产品发挥了很大作用,也得到了?#25945;?#30340;关注。人们议论说:“正定县的几个农民,在舞台灯光控制方面搞出了这么重大的发明,在国内首家推出这样的设备,真是了不起啊。”后来,为了鼓励我,习书记?#39592;?#33258;给我颁发了一个自学成才奖。

          但那个时候,也有很多人怀疑和不理解。?#28909;?#26377;两个北京的单位知道这个产品?#38498;螅?#25171;算采购,拿了产品说明书之后,?#22242;?#20154;到我们厂来调?#26657;?#20182;们看了我们简陋的厂房,觉得我们这种条件不可能生产出这?#26149;?#30340;产品。然后,他们又到深圳、上海转了一大圈,哪里?#27982;挥?#21644;我们类似的产品,后来还是回到正定,在我们厂采购。厂房看着简陋,但我们确实是国内第一个研制和生产声控灯光?#38469;?#30340;厂家,从产品的电路、结构、外形到说明书全部出自我们自己的手。

          当时我们的?#24067;?#33829;销等方面根本?#25381;?#23454;力,就是?#22995;?#20040;一个产品。说实话,也多亏了习书记花了很大力气帮助我们,我们的产品才能推向社会、发挥作用,工厂也得到了发展。

          采访组:请问您是哪一年转为干部的?后来在岗位上又和习近平同志有什么交集? 

          张新立:1985年,我因为办厂的一些贡献和取得的一些成绩,转成了国家干部,到正定县科协工作。同时,我和陆树棠还一起办了一个业务员培训班。办这个培训班的初衷是:改革开放刚刚开始,干部和群众对商品经济的知识还比较贫乏,培训班主要是帮助大家学习一些常识。后来,我们把培训课程汇编成了一套工具书,不是长篇大论地讲理论,而是搞成了一本比较通俗易懂的业务员培训手册。

          为了增加教材的社会影响力,我们就和习书记说:?#28595;?#19981;能请于光远先生写个序?”习书记说:?#28595;?#20204;先给于光远的秘书打个电话,把书稿提供给他们。”我们?#25381;?#32852;系上于光远先生。后来,习书记又想办法再次帮助我们联系。因为种种原因,后来写序的事情?#25381;?#21150;成。

          采访组:1985年,习近平同志调到厦门工作。临行前,您去?#36864;?#20102;吗? 

          张新立:是的。1985年,习书记调到福建厦门工作。他走的那天早?#24076;?#25105;到县委去,一敲他办公室的门,张银耀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,对我说:“习书记正在吃饭,等一会儿吧。”我刚要离开,正在吃饭的习书记一抬头,从门缝里看到了我,?#36864;擔骸?#26032;立,进来,进来!”

          我进了屋,习书记一边吃饭一边和我聊天,说了一会儿话。几分?#21491;院螅?#20064;书记吃完饭了,县里领导和县委办公室的一些同志也都来?#36864;?#20102;。大家帮他把装书的箱子搬上车,跟他告别。

          1987年,我去厦门找过他一次。头?#25945;歟?#20064;书记去调?#26657;?#25105;就在住处?#20154;?#21040;了第三天,习书记回来了,抽出时间来见我。我跟他汇报了一下这两年工作的情况,又和他拉了拉?#39029;!?#20043;后,我又在厦门待了?#25945;臁?#22238;来的时候,习书记自己出钱给我买了机票。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坐飞机,一路上望着窗外的蓝天?#33258;疲?#38750;常兴奋。我还清楚记得,那张机票是210块钱。

          习书记后来到福州市任市委书记。我后来调到电子元件厂工作,李亚平是厂长,我是副厂长。那期间,李亚平到福州去看望习书记。习书记跟李亚平说:?#28595;?#25422;个信给张新立,请于光远先生给他编的书写序的那件事,后来一直也没办好,我感到很抱歉。”

          听到李亚平带来的这句话,我心里百感交集:如果习书记不提,这件事情我早就忘了。这本就是一件小事,只能是随缘,能办得成就办,办不成也很正常。但习书记把对我这个民间朋友的?#20449;?#30475;得如此之重,这么多年过去了,竟然一直记在心里,念念不忘。这是让我最感动的。

          采访组:习近平同志守信重诺,他把?#20449;?#25918;在心?#26657;?#24565;念不忘。 

          张新立:确?#31561;?#27492;。说到这里,我又想起一件事,可以诠?#36864;?#30340;这种品格。

          1985年春节,习书记带着李亚平到东权城村来看望我和陆树棠。习书记到我们家里来,一方面是表示对我们事业的支持和重视,给我们指示工作,一方面也是跟我们交朋友。习书记鼓励我们,工作上继续努力,再接再厉,希望我们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          那次,我跟习书记谈心,也谈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路历程。我说我年轻的时候就是一名无线电爱好者,在正定县广播系统干了几年,因为我是农业户口,身份一直转不过来,只能当合同工,也就是临时工。干活时我干在最前面,干得最多,最努力,但待遇跟正式工差很多。每逢年节,正式工都给发2斤红糖,我就?#25381;校?#24515;里很不舒服。什么时候能转成国家正式职工,我咋?#37096;?#19981;到头。

          这些不公平待遇,?#38469;?#22240;为我农村户口?#32479;鞘谢?#21475;的差别。这个鸿沟在那个年代非常大。作为农民,更别提招干的事,一听是农民身份,就一票否决。后来,我办了春光电器设备厂,就不再吃这碗饭了。

          讲到这里,我有点激动,就跟习书记说:“习书记!将来,如果有一天能把户口这个界限给去掉就好了!”

          习书记微笑着朝我点点头,说:?#29677;牛?#36825;个要慢慢来。”

          30多年过去了,那天年轻的习书记朝我微笑和点头的情景,?#20004;?#20173;然牢牢地刻印在我的?#38498;?#37324;。我知道他那是表示赞同我的想法,重视我们农民的呼声。

          2013年,习书记当了国家主席。2014年7月30日,《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》正式发布。《意见》要求,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?#26159;?#20998;和由?#25628;?#29983;的?#38431;?#25143;口等户口类型,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。这个《意见》的发布,宣告中国实行了半个多世纪的“农业”和“非农业”二元户籍管理模式,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          那个时候,我虽然早已不是农业户口,并且转成了国家干部,但看?#20132;?#31821;制度改革的消息,我的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。

        北京pk10走势图

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
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dfn id="fnbnz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track id="fnbnz"><form id="fnbnz"></form></track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nbnz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bnz"><progress id="fnbnz"><thead id="fnbnz"></thead></progress></address><th id="fnbnz"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    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nbnz"><meter id="fnbnz"><dfn id="fnbnz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fnbnz"><form id="fnbnz"></form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nbnz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nbnz"><progress id="fnbnz"><thead id="fnbnz"></thead></progress></address><th id="fnbnz"></th>